《宁愿从没爱过你》厉泽明夏之珊完结版精彩阅读

  • 时间:
  • 小说宁愿从没爱过你作者:蒙娜莎莎
  • 来源:ZW

《宁愿从没爱过你》厉泽明夏之珊完结版精彩阅读

《宁愿从没爱过你》

推荐指数:10分

点击在线阅读

宁愿从没爱过你免费在线阅读

《宁愿从没爱过你》014.悔恨的滋味

什么?为什么你们不早查出来?现在来说有什么用?厉泽明愤怒地说。

杜若兰开走的那辆车子是夏之珊一周之前拿到店里面去做过保养的。

而现在,两个下属居然告诉他,店里面给那辆车子做保养的那两个员工居然已经出国了。

这意味着什么?事情越来越蹊跷了!

两个下属被厉泽明吼得战战兢兢,小心翼翼地说:要不是那两个店员突然出国,我们也注意不到这条线索

厉泽明比了比眼睛,怒道:给我去查,我要那两个人的全部信息!明天之前必须给我查出来!以及,派一些人去国外,让他们抓回来。

厉总,这恐怕有点难度。他们三天前的航班已经飞到国外去了,并且买了三条航线,现在根本不知道他们乘坐了哪一个航线,去了哪个国家,我们要想找到他们,如同大海捞针。那个下属说。

一点点事情就做不到,养你们难道是养着一群饭桶吗?厉泽明暴怒,他想到自己有可能冤枉人,心里面就如同被匕首一刀刀凌迟一般。心烦意乱让他踢翻了面前的茶几。

两个下属哪里还敢再待下去,生怕有生命危险,匆忙退下了。

厉泽明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,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,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爆炸了,

这几天他接受了太多的信息。

在夏之珊疯了之后,他就觉得不太对劲--夏之珊不是那种做错了事情却不敢承担的人,以发疯来逃避罪责,难道是她会做的事情吗?

这个时候,他和夏之珊相处的一点一滴,忽然就在脑海里面清晰了起来。

他和夏之珊结婚不久之后,那段日子两个人闹得非常不愉快。毕竟,夏之珊是用一颗肾脏作为要挟,强迫他从杜若兰身边离开的。

有一次,夏之珊失手打碎了他最喜欢的一个花瓶,还没有等他质问,她就主动承认了,并花费了好大的功夫去国外专门请来人,才将那个花瓶修复。

所以说,如果真的是夏之珊害死了杜若兰,为什么她却一直不肯承认,难道她的良心真的过得去吗?

近日以来,厉泽明脑子里经常会想起夏之珊发疯时那痛苦绝望的神情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中有一杆天平,已经隐隐的朝着夏之珊那边倾斜了。

所以他才决定去查,却没想到居然查到了那辆车子,发现车子的刹车的确是坏掉了,可上面确定没有留下夏之珊的指纹。

也就是说,其实,可能是夏之珊做的手脚,也有可能是别人做的手脚。

可为什么出车祸的那天,杜若兰开着的偏偏是夏之珊的车子呢,她自己明明带了车子去,也带了司机去。后来却让司机开着车子先回去了。

厉泽明百思不得其解,非常想弄清楚这一点,可是当天夏之珊和杜若兰见面的时候,却没有一个下人在场,所以没有办法问任何人。

而在夏之珊还没有疯掉之前,他并不相信那个女人说的每一句话,所以也没有问过夏之珊,可是现在夏之珊疯掉了,他却突然想问问她了。

只是,却没办法再问。

厉泽明觉得一阵疲惫,捏了捏眉心。不管怎样,他一定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,彻底弄清楚。

想到这里,厉泽明叫来司机载着自己去了医院。

夏之珊还是老样子,打了镇定剂之后就恢复了平静,但是蜷缩在墙角,将整个脑袋都埋在手臂里,谁来了也不抬起头来,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。

厉泽明进去之前,医护人员还叮嘱他,这次可千万不要刺激夏之珊小姐了,她现在神经真的很脆弱。如果再让她嘶声力竭,发狂的话,再打一剂镇定剂,就会对她的生命有危险了。

毕竟,割腕之后,她失血过多,还没彻底恢复,身体比平时都要更加脆弱。

厉泽明见到这样的夏之珊,如同玻璃一般易碎的夏之珊,心情忽然有些沉重,一步一步的朝着夏之珊走过去。

这次他的步子很轻,很柔和,几乎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对夏之珊这么温柔。

他看着夏之珊露在在外面的手腕上面那条疤痕,知道,这条疤痕是永远都去不掉了。即便以后夏之珊精神能够恢复好,这条疤痕也没有办法在他们之间消失。

厉泽明心中忽然有些悔恨。如果他能早一点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好了。

他忍不住伸出手去,想要轻轻地抚摸一下夏之珊的脑袋,就像是抚摸一只无家可归,遍体鳞伤的小猫咪一样。

可是,当他的手还没有触及夏之珊时,夏之珊就仿佛受到了什么攻击和惊吓一般,顿时弹跳起来,而她身后就是墙壁,她脑袋重重撞上了墙壁,差点流出血来!

厉泽明猝不及防,慌忙将她脑袋护住,却得到的是她更加猛烈地挣扎。

眼看着夏之珊又要再一次因为他而情绪激动,精神病发作起来,厉泽明连忙站了起来,放下双手,示意自己无害,一步一步离开了夏之珊一点。

身后忽然伸来一只手,狠狠地将他拉出了病房的门。

高阳一拳朝着厉泽明的脸上狠狠揍去:已经跟你说过了,你就是刺激她的危险源,为什么你不听,一定要靠近她,你非要弄死她不可,你就这么恨她?一定要她给杜若兰赔命?不是已经查出来了,车祸的事情可能另有猫腻吗?

车祸的真相他也一直关注着,也只有他,一直相信夏之珊根本不是杀人凶手,想要为夏之珊讨个清白,可是太难了!

当事的两个人,一个杜若兰,已经死掉了,一个夏之珊,已经疯掉了,没有办法从任何人嘴中得知真相。

以前夏之珊没疯的时候,说的话厉泽明不信,现在她疯了,他却开始信了。

是不是很可笑?

松开你的手!厉泽明冷冷道,将高阳的手扔了下去,面如冰霜道:不该来靠近夏之珊的人是你,我告诉你,我和她之间的婚姻仍然存续着,现在我还是她的合法丈夫,反而是你,一个外人,请不要来插手我们之间的家事。

你怎么可以?高阳怒道:你已经把她害成了这样,当初说要离婚的是你,现在不愿意离婚的也是你!要是真的觉得愧疚,就将她的肾脏和眼睛还给她!

厉泽明顿了顿,沉声道:我会的。

他会将夏之珊治好,会将眼睛还给夏之珊,等她醒过来之后,他会告诉她,他终于相信她了。那么,她会原谅他吗?

厉泽明的视线隔着病房的玻璃门朝着里面看去,见夏之珊披头散发地蜷缩在墙角,看起来那样无助。以前她分明是非常漂亮的女人,可为什么,现在却被自己害成了这样。

厉泽明心中如同针扎一般,一阵阵刺痛,那种感觉无法描述,他想,或许,叫做悔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