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手医仙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作者是肉丸的小说

  • 时间:
  • 小说圣手医仙作者:肉丸
  • 来源:TW

圣手医仙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作者是肉丸的小说

《圣手医仙》

推荐指数:10分

点击在线阅读

圣手医仙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《圣手医仙》第八章路遇车祸!

林若雪一觉醒来,已经是清晨时分。

迷蒙的擦擦眼,林若雪先是一怔,随即想起这是唐锐的房间,顿时紧张起来。

自己竟在这里睡了一夜?

那家伙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吧?

但很快的,林若雪就抛去这些无谓的猜疑,唐锐虽然没什么优点,但这三年来,始终规规矩矩,从未做过越界之事,加上自己衣衫整洁,另一半床铺也平平整整,着实是她想多了。

嘎吱。

门突然推开,唐锐端进一份早餐,微笑道:醒了啊,帮你把早餐拿上来了,吃完再下去吧。

入赘后,林家的饭菜便由唐锐负责,嗅到熟悉的米粥香,林若雪立即觉得有点饿了。

但她没急着开动,而是好奇问道:昨晚你在哪睡的?

地上啊,倒是挺凉快的。

啊?

林若雪吃惊的看向地面,虽说现在正值盛夏,凑合睡是没问题的,但地面多硬啊,跟床铺可没法相比。

这个冷美人儿突然心软了一分。

随即,唐锐又摆摆手道:开玩笑的,昨晚我不怎么困,就一直在看中医和针灸的东西。

尽管唐锐被玉佩改造以后,无论体质还是头脑,都有了翻天覆地的提升,但《八千针》深奥无比,即便用了他一夜时间,他也只敢说是小有所成。

好在那一部《圣心决》也算是初入门径,一旦运转法诀,就能源源不断的提供气力,这才保证他此刻依旧拥有着旺盛的精力。

林若雪美眸一亮:你答应做苏老的弟子了吗?

呃,这倒没有。

唐锐晃了下手机,拿出早就想好的说辞,我在网上自学的。

话音一落,林若雪的俏脸顿时又清冷下来,视线瞟过放在角落的人形何首乌,嘴角牵动着没好气道:中医博大精深,自学能学到什么东西,你是担心我把那株何首乌拿走吧?

唐锐语塞住,想再说点什么,却不知该怎么圆了。

正此时,房门倏然被人推开。

王淑华夺门而入,看见坐在床畔的林若雪,脸色顿时变为铁青,一步迈到唐锐身前,指着他的鼻尖叫喊起来:你这个混蛋,你对我们家若雪做了什么,我看你是想造反了是不是!

妈!

林若雪皱起黛眉,拽过无理取闹的母亲,是我不小心在这屋睡着了,跟他无关。

王淑华却是一把抓住林若雪,一脸严肃的告诫道:三年前就跟你说过了,你最后的归宿应该是人中龙凤,而不是这种冲喜用的废物,你怎么就不知道跟他保持距离呢,万一这混蛋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,以后你可怎么嫁人啊!

唐锐目光顿时一凛。

为向林若雪报恩,他甘愿忍辱,但他万万没想到,王淑华随时都准备把他踢开,给林若雪再觅佳婿!

但他没有言语,而是看向林若雪,比起和王淑华作对,他更关心林若雪的想法。

林若雪的回答出人意料:我已经结婚,又怎么会嫁给别人,妈,你别胡说了。

什么?

王淑华声音忽的拔高,你疯了吧,这种没用的废物,你还真打算跟他过一辈子吗!

林若雪不愿再听下去,直接朝房门走去:唐锐,带上何首乌,跟我走。

站住,你们要把何首乌带哪里去!?

砰!

回应王淑华的,是一道响亮的摔门声。

坐在林若雪的车上,唐锐忍不住转头打量自己的妻子,出门前的那番话,仍然不断回响在唐锐的心中。

看什么看?

感受到副驾驶传来的注视,林若雪冷不丁问道。

唐锐心虚的收回目光,尴尬开口:你真的没想过离婚?

关你什么事。

林若雪对这话题非常敏感,回应时充满火·药味。

唐锐立刻识趣闭嘴。

没有片刻,林若雪突然又用凌厉的口吻自言自语:我在她眼里就是一颗棋子,为了所谓的冲喜,她就让我随便找个人嫁了,现在又想让我攀龙附凤,她凭什么主宰我的命运!

随便找个人?

唐锐眼底掠过一抹自嘲。

果然,在林若雪眼里,始终也没有把他当做老公一样看待。

不离婚,只是林若雪对母权的抗议罢了。

愣什么呢?

看到稍显恍惚的唐锐,林若雪像是猜到什么,猛地皱住眉头,难道你想跟我离婚吗!

林若雪觉得,能入赘林家是唐锐的福分,他应该庆幸才对,怎么能有这种想法。

怎么敢有这种想法!

唐锐正要回答,突然间瞳孔一瞪,整具身体噌的绷紧。

几乎同时,林若雪也面色巨变。

一辆渣土车逆行而来,疾驰的速度足以将它面前的一切障碍碾平。

对比之下,林若雪的这辆奥迪,就像纸糊的一样,弱不禁风。

本能的转动方向盘,但在狭窄的街道上,这只是徒劳。

下一秒,两辆车眼看就要撞上,林若雪那条修长的大腿突然被人按住。

一道不可思议的黑影钻进视线。

唐锐竟从副驾驶猛扑过来,比安全气囊更快一步,用身体挡住了林若雪。

轰!

奥迪与渣土车擦撞而过,强烈的撞击,导致奥迪整台车侧翻而起,在地面滑行了数十米,才撞击在路边的隔离带,艰难停下。

林若雪只觉身体像破碎一样,全被撕裂的痛楚包围。

奇迹的是,她只觉得疼,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撞伤。

你没事吧?

疲倦的声音从耳边响起。

唐锐双手撑着座位,用自己做肉垫,帮林若雪缓冲掉大部分撞击,此时他的一双眼睛已经无法聚光,空洞无神。

林若雪惊魂未定,只是傻傻的点了下头。

那就好。

扯了扯嘴角,接着,唐锐失去了全部力气,靠在林若雪的肩头声若蚊蚋,口袋里,有苏老电话。

林若雪像是感应到什么,连忙把唐锐推开,惊惧的倒吸起冷气。

只见唐锐的胸口处,绽放出一片鲜红。

与此同时,那辆凶横的渣土车也已经停下,司机迅速钻出车厢,没有半分犹豫,翻越隔离带逃离了现场。

等他走的足够远,终于停下,鬼鬼祟祟的拨出一个电话。

楚总,搞定那小子了。

《圣手医仙》第九章首次施针!

云海市医院。

嘟。

急救室上方的提示灯突然亮起。

苏老,他的情况怎么样?

林若雪不顾正给自己测量血压的护士,快步迎了上去。

距离她把唐锐送来医院,已经过去半小时,她始终在外等候。

毕竟,唐锐是为了保护她才伤成这样的。

好几名医生走出来,为首的正是苏医邈,只是他的脸色并不好看,流露一抹黯然:不乐观,因为强烈撞击,有三根肋骨戳入心脏,虽然我已经用针灸帮他护住心脉,但要是不立即手术,他最多只能撑半个小时,时间一过,再高明的医生也回天乏术了。

那就快点手术吧,我是他的妻子,有什么需要我签的,我现在就签。

关键不是签字。

苏医邈神色郑重,目前来看,手术的风险依然很大,除非有那株人形何首乌,利用它的药力来护住心脉,才能把唐锐从生死线拉回来,可是时间紧迫,现在去取何首乌的话恐怕

话音未落,却见林若雪翻开包包,取出里面的何首乌:药就在这里,您快点救人吧。

那太好了!

苏医邈长松一口气,这就要接过何首乌。

但他刚伸出手,却被一声厉喝打断。

我不同意!

过道尽头,竟是王淑华带林泰疾步走来。

车祸就发生在林家别墅不远,王淑华很快就得到消息,并第一时间赶到医院。

林若雪盯着王淑华焦急说道:妈,唐锐命在旦夕,只有何首乌才能救他了。

你就不能长长脑子吗?

一记冷眼剜过去,王淑华把林若雪拽到旁边,小声提醒,你站在这儿毫发无损的,他唐锐一个大男人,可能有生命危险吗,我看啊,是他们医院想趁机把何首乌骗过去,你可千万别上了他们的当。

然而不等林若雪解释原委,众医生闻言率先炸开了锅。

你这位家属怎么能这么说话!

我们尽心尽力救人,你却在这里恶意揣测,太过分了!

里面躺着的是你女婿吧,你也真是狠心,连这种话都说的出口!

谁知,王淑华眉眼竖起,对这些人一一骂了过去。

我怎么说话了,治病救人是你们的责任吧,结果这么大的医院,连一颗药材都拿不出来,你们也好意思站在这里,对得起你们身上的白大褂吗!

这话杀伤力极大,瞬间把众医生骂的哑口无言。

苏医邈深皱眉头,但他救人心切,没有时间争论,便认真解释:唐锐的情况非常危险,就算有何首乌的药力,仍然有失败的风险,还希望你们能够理解。

有何首乌也没用?

林泰开口了,语气轻佻,那就更不能用了,这么名贵的药材,给那废物浪费了可怎么办!

你!

苏医邈被噎的说不出话来,这一家人,怎么能如此奇葩?

先不说唐锐在林家的地位怎么样,这何首乌终究归唐锐所有,怎么也轮不到他们做决定吧!

而就在众人争执不休的时候,却不知急救室中的唐锐,已经苏醒。

嘶,好疼!

刚试着坐起身,唐锐就忍不住龇牙咧嘴。

接着,脑中跳出身体的信息:体表多处挫伤,肋骨骨裂,心脏受穿刺伤。

等他看清楚身处医院,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
好在送医及时,不然以他的身体强度,即便幸存,也要卧床一段时间。

而现在,只要他为自己施救,便能很快恢复。

我身上这些,应该是苏老的银针。

唐锐低头看去,立即瞧出针法排列的高明处,只是跟《八千针》比起来,还是要逊色太多,忍住心口传来的滚滚剧痛,他一边起针一边自语,要抓紧搞定,然后看看若雪的情况。

不消片刻,便起出大半银针,只剩心口几处大穴。

正如苏老所说,他需要时刻护住心脉,才有施救的可能,而《八千针》神奇就神奇在,它并不拘泥于一套固定的针法,而是可以在他人针法的基础上施针,将疗效提升数倍,甚至是数十倍!

呼!

唐锐吐出一口浊气,这是他第一次施针,难免有些紧张。

一针一针,精准无误的捻入穴道。

如果观察仔细便能发现,每支银针都在下针的一瞬间颤动起来,幅度很轻,但频次极高。

到最后,苏医邈留下的那几支银针,也仿佛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,跟着一起剧颤。

很快,由于失血过多而变得冰凉的身体,开始变得火热,像是有一口温泉在体内开发而出,与此同时,唐锐运转起《圣心决》,让针灸的效用再次加速。

短暂的吐息纳气之后,剧痛神奇般的消失,那种力量澎湃的感觉又回来了。

拽开衣领,裂开的骨骼已然复原,就连皮肤的擦伤也好了七七八八。

这么快?

饶是唐锐清楚仙医传承的强大,也被自己恢复的速度震惊到了。

下一刻,他直接翻身下床,没有丝毫的耽搁。

此时此刻,急救室外的争执仍在继续。

妈,如果你再拦着我的话,别怪女儿不留情面了。

林若雪俏脸含怒,态度越发的强硬起来。

只有半小时的抢救时间,她必须争分夺秒。

谁说我不救人,但事关重大,下决定前肯定要考虑清楚吧。

王淑华狡辩一句,许是被女儿的目光震慑到,再开口时,语气缓和好多,这样吧,让小泰进去看看,如果医生们的说法属实,我肯定就把何首乌拿出来。

林泰正悠哉悠哉的站在旁边,不仅不着急,竟然还抽起烟来,吞云吐雾的说道:这个主意好,还是妈考虑的周到。

家属可以进去,但你要把烟熄灭才行。

立即有医生反感的甩出一句。

谁知,林泰非但不听,更是变本加厉,猛吸两口。

嘴里还骂咧咧的,嚣张至极:吸口烟怎么了,那废物都没吭声,你们管那么多干嘛,要不这样,如果废物亲口说不许吸烟,我立刻就把烟头熄灭,不,让我把整根烟吞下去都行!

众医生顿时怒火中烧,肺都要气炸了。

即便非亲非故,都知道病人为大的道理,林泰说这种话,还有一点人性吗!

苏医邈也连连摇头,但迫在眉睫,他也只能妥协道:时间不等人,咱们都快一点,林小姐,也请你准备好何首乌,随时等我消息。

好。

林若雪郑重的点点头。

她清楚这个混账弟弟的秉性,越是规劝,就越是蹬鼻子上脸。

想要拯救唐锐的性命,只能满足母亲和林泰的无理要求。

念头至此,林若雪屏息望向急救室。

唐锐,你一定要撑住!

《圣手医仙》第十章入口即化?

当林泰穿好看护服的时候,那模样就像要参加一场展览会,躺在里面的唐锐只是一件展品,而不是垂死一线的病人。

旁边的医生都离他很远,生怕这种人遭雷劈时,会连累到他们自己。

然而,他们甫一进入,就全部化作雕像,怔在原地。

林泰那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,亦瞬间定格。

唐锐正站在病床旁,已经穿戴完毕。

尽管胸口还残留着刺眼的血迹,但看唐锐的神色,怎么都不像是刚刚经历车祸的伤者。

又,又一次起死回生?

苏医邈开口时,舌头都有些打结。

唐锐忍不住苦笑:苏老,您这话说的,之前我也没死吧?

对对对。

苏医邈这才一个激灵,快步冲到唐锐身前,可就算你恢复意识,也不能自行起针啊,快躺下接受治疗!

多谢苏老,但我已经好了,不信你看。

坦然的伸出手,唐锐露出自己的脉搏。

指尖微颤的按住脉象,却像是摸到电门,苏医邈先是身体巨震,接着浑身都僵硬起来。

满脸震惊。

脉象起搏有力,完全就是一个健康人站在眼前。

接着他摸向唐锐的几处断骨,更是目露震撼,那些戳入心脏的肋骨全部复位,就跟从来没有断过一样。

可是在十几分钟前,唐锐明明就生死未卜,需要靠他拿出几十年的针法造诣,才能吊住一口气啊!

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

我妈说的没错,你们果然是在骗人啊!

正此时,一道尖利的声音猛然响起。

唐锐眉头微皱,这家伙怎么来了?

只见林泰耀武扬威的抽一口烟,然后把烟雾吐在这些医生的脸上,一脸的尖酸冷笑:不是说这废物快死了吗,现在他在这儿活蹦乱跳的,你们怎么解释,我看啊,就是你们在谎报病情,好趁机骗走我们林家的仙药何首乌!

开口闭口,何首乌已经变成林家所有,知道些许内情的医生都被林泰的无耻惊到,但他们不敢说话,因为唐锐好端端的站在这儿,他们无可辩驳。

唐锐对自己的伤情了如指掌,很快就明白怎么回事,看向面容难堪的苏医邈,轻声劝慰:苏老,你做的没错。

你能理解就好。

苏医邈感激的点点头,随即好奇起来,但你能告诉我,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吗?

唐锐看向他放在床头摆好的银针,正准备解释,却是被苏医邈激动打断:我知道了,你肯定服用过何首乌吧,能让你在顷刻间变得生龙活虎,也只有此等仙药了!

唐锐不禁苦笑。

不过,跟《八千针》比起来,确实是何首乌的说服力更大一点。

你说什么!

林泰却瞬间炸毛,你敢吃我们林家的何首乌,谁给你的胆子!

唐锐平静的转过视线,却如君王垂视:何首乌归谁所有,我想你心知肚明。

这一眼,立即让林泰觉得如芒在背,裤裆间隐隐又有些湿润。

林泰用力夹紧双腿,不让自己尿出来。

还有,谁允许你在急救室吸烟的?

啊?

林泰先是一怔,随即梗着脖子叫道,我自己想抽,有什么问题吗!

然而,林泰的威风已被杀去大半,这话说出来软绵绵的,像是被人捏住喉咙的小鸡仔。

那些医生们相视一眼,大感痛快。

更精彩的是,有人冒出一句。

你说过,如果病人开口,让你把整支烟吞下去都没问题。

哦,是吗?

唐锐眼睛亮起。

林泰扯了扯嘴角:是又怎么样,你还真让我吃烟不成?

唐锐没说话,只是眼中的兴趣渐浓。

很快的,林泰察觉出不对劲,下意识后退两步:别忘了,你可是我们林家的人,难道你想吃里扒外唔!

然而他连说完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,退去的两步也形同虚设。

唐锐右手探去,抓住林泰的脸颊,五指一推一扣。

林泰的嘴巴瞬间张大。

那支点燃的香烟顺势滑入食道。

嘶!

医生们骤然色变。

他们只是过过嘴瘾,哪里想到唐锐真的逼林泰吃烟。

扑通。

剧烈的灼痛从喉咙炸开,林泰径直跪在地上,疯狂咳嗽。

香烟被他吐出,但已经是熄灭状态,跟着一并吐出来的,还有混着血液的口水。

这烟口感么样?

唐锐眯着眼睛,好笑道,是不是入口即化?

医生们都面露汗颜。

香烟点燃的温度最高可达八百多度,就这样含在嘴里,能不化吗?

只是,化掉的是舌头罢了!

唐锐,你疯了。

林泰脸色狰狞的起身,声音已经嘶哑,以后你在林家,不会有好日子过。

唐锐对这种威胁毫不在意。

反而向着林泰的口袋望去:你身上,不只有一支烟吧?

林泰身上瞬间冷汗如注。

而此时在急救室外。

林若雪捧着何首乌,白皙的额角已经渗满细汗。

怎么还没有消息?

若雪啊。

王淑华目光灼热的盯着何首乌,都进去这么久了,那废物恐怕已经凶多吉少,这里人多眼杂的,你先让我把何首乌带回家,免得出什么变故。

来医院之前,她就打听到这场车祸的许多细节。

自然也听说了唐锐被抬到急救车之时,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。

她肯定唐锐是九死一生,根本就不打算救人了,只想把那株何首乌据为己有!

然而,林若雪对她的话已经隔离,所有注意力都在那盏急救灯上。

急救灯倏然亮起。

林若雪激动的迎上前去:出来了。

看到急救室的大门缓缓开启,王淑华的脸色顿时化为铁青,暗恼不已:这傻孩子,就不知道在里面多拖延一会儿吗,眼看何首乌就要到手了。

下一刻,林泰如屁股着火般疯跑出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妈,你快管管那个废物,他竟敢逼我吃烟!

什么!

王淑华怒不可斥,他这是要造反吗!

但紧跟着,王淑华就傻眼了。

本应该躺在里面等死的唐锐,又神奇般的出现在眼前。

这是见鬼了吗!

《圣手医仙》已经全部完结,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《圣手医仙》即可哦!